FC2ブログ

白夜城

浓光之夜,绚丽的蝶,剑与扇,微笑的王者,我的城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时光的味道

我最近时常想起儿时的一些小玩意

夏天的时候,每每会从挑着担子的小贩手里,买到用藤条或竹片编成的蝈蝈笼。
然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都会听到那只昆虫吭哧吭哧啃着青椒的声响,或嚣张而高亢的鸣叫

当然,它的下场不会怎么好,在夏天的终末,甚至在那之前,变成冰凉的尸体,和那精巧的囚室一起,睡在大院的垃圾堆上。

当然,虫子一直是冰冷的。

以前经常在外公外婆住的医药局的大院内玩耍。因为是局级干部的住房,所以依山傍水,还有宽敞的大院和花房。一群小孩子整天玩在一起,偷果实,抓虫子,把桑树摘成秃子,捅过蜂窝,用母亲的毛线针和装修的砖块烤过红薯,打死过蛇,每个冬天兴致勃勃的打雪仗。

在我离开武汉那个市井而喧嚣的城市之后,再回去,记忆中华丽的乐园瞬间衰老,当初那挂着蜂窝的高大的松已经枯死,竹林里的鹌鹑早已无影无踪,花园里长满了半人高的狗尾巴草。下雨之后,东湖里会泛起诡异的油彩,和一片片白花花的鱼肚子。
当年的我们已经散了,从前的孩子王去做了造航天器的工程师,我则是面临毕业的死大,弟弟高考失败等着出国,其他的人,走在街上就算相遇,也认不出来了。

可那院子还是原子。
在丰盛浓烈之后,几经转折,终究回到原点,只是凭添一份物是人非的味道。

曾经我长大的屋子里,柜子上还贴着圣斗士的贴纸,当年曾令我的奶奶头疼不已。
打开柜子的时候,会有一种奇特的,暧昧不明的味道。
当我把那些东西拿出来,幼儿园的照片,钢笔的笔帽,郑渊洁的小说,十万个为什么。

那味道就如日光下的尘埃,飘忽的无影无踪去了。

我想那或许是时光的味道,终究追寻着那过去的时间去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08/09/21(日) 16:01:26|
  2. 生活瑣事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星座说 | ホーム | 沙粒>>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
http://lenoe.blog90.fc2.com/tb.php/176-c9c962a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