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白夜城

浓光之夜,绚丽的蝶,剑与扇,微笑的王者,我的城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ノ

(・∀・)ノ
最近一直处于(・∀・)ノ <-- 这样的状态

打娘胎生下来是第一次吧……

因为最近总是处于被萌翻的状态,请各路亲友们都忍耐我已经降低到一个境界的脑容量吧……(跪下)

今天去看了好久没看到的乐乐,还是那样笨笨的姑娘,喜欢把我按住舔……在练习了好多次“握手”之后给我一个屁股抗议囧

很想念她。

想当年我只是想抱一只可爱的小金毛回家……结果看到瘦的皮包骨,臭的一塌糊涂的她缩在墙角可怜兮兮的看着我。于是,这个走起路来腿都打颤的现在的庞然大物就被我牵上了车……(司机大叔:把车弄臭了你妈会杀了我的!)

最可怕的是好容易把它洗干净拖回家,它立刻在楼梯门口拉的一塌糊涂……那臭味估计能排上我人生闻过的最臭的东西的前三……

后来折腾的一家人死去活来,当时整整2个星期我身上都一股屎味=—=……姑娘终于活蹦乱跳了……

我娘总说我救了它一命,然则,姑娘这么可爱,就算没有我,也一定能健康的活下去的……

最近我放假,于是和妈咪商量再接它回家了-v- 毕竟我可以照顾他们俩……

呜……虽然我是彻头彻尾的猫控……却得背负作为狗的女仆的宿命么囧

尼桑!它们还是没你萌哟!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07/12/30(日) 18:01:55|
  2. 生活瑣事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1

很想念NOL

今天晕头转向的起来上网,突然左大敲我,说,要来香港,约我出来。
一愣,心想最近是中了什么邪,货真价实的身边游人如织。
然则原来只是玩笑,他通行证没办下来,这一点和红老爷有异曲同工之妙。

然后他说,年后据说开服,你可一定要回来。

想了想说,那是一定的。

其实今年我一直在感慨幸好信长及时关服,否则以我的个性,只能对这个忙碌的学期雪上加霜。
可真的还是颇为想念。

想想关服前的一年我都在干些什么,除了无休止的打仗,算计,因为外交担惊受怕,就是无穷无尽的练小号了。

我的小号名字列出来可以算成一个排,除了鸣神系列的紫央和半路接手的阿一的青岚,还有三日月系列的汐海,若叶和弥生。此外还有开了但是一直没动纯霸占名字的的Fatima系列,可罗索,白色雅达和梅加耶拉,以及霹雳系的疏楼西风,骨箫范凄凉和慕少艾……(用来做三好看板娘的-_-)

然则,手上最高等级的号还是药师,57级,可怜的自从51之后就再也没有和练功沾边的地雷药,其次就是2耐的脆弱雅乐青岚了……似乎也是打仗打出来的等级……出奔过8次移籍过更多次的流浪巫女……

突然很想念NOL

想念半夜没有人的那古野,有拖着缓慢步子的驼背的NPC和写着酒字的灯笼,更远的地方有高塔浅灰色的模糊的影子。

那是我唯一怎么走也不会迷路的地图,在这个NOL里,仅此一例的伟大存在。

所以我想,我只能在听别人列数织田的罪恶的时候无奈的微笑,就仿佛爱那些肮脏,然则,只是因为就算人怎么变,那些数据不会变,这虚拟的城不会变,那虚拟的人不会变,我无可救药的爱也随之不会变。

就算那一切业已烟消云散,至少还有回忆不会变。

很想念那些彻夜不眠的夜。
很想念那些熟悉的操作和指令
很想念那古野的BGM
很想念全体治疗4的成就感
很想念和朋友们约定去做一定事的感觉

快开服吧T T


  1. 2007/12/26(水) 16:45:46|
  2. 【NOL】茶水娘人生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15

关于理想

半夜裹成一个球窝在椅子上,咪着眼睛,看着电脑屏幕上方块字跳来跳去欢乐异常。之前躺的浑身酸痛,所以也不着急去睡,脚趾冰凉,其他地方却觉得火热的很,怎么喝水,都安慰不了干燥的嘴唇。

之前惊恐异常的躺在宿舍里,满脑子昏暗,室友去了新加坡,忍不住想,如果这么死掉了也不会有人知道,于是拨某只的电话,说了几句竟然睡过去了,后来被震天响的拍门声吵醒。
打开门,她冰凉的手贴在我的脸上,于是眼泪一下子下来了。
你不要吓我,她涩着声音说,显然是在睡梦中被吵起来,可以看见外套里睡衣的领子。

想起在东京的时候总是我像姐姐一样照顾她,如今竟然反过来,很是蹉跎,看来人一病脑子里就一团屎糊,如果这点程度就挂了我也不会活到现在了。

然则,不利用病人的特权是不道的。

于是就这么清醒着。

有人说希望是有人跟他一起做饭吃饭然后洗碗然后一起玩游戏或者看漫画。
突然想起自己似乎还没有这么具体的念头。

当年作为教育工作者领袖的老妈问我以后想怎么办,当时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至少能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当时对港版的FFS招思暮想,于是当我妈继续问买什么的时候我就说漫画……于是娘亲哀嚎数声痛惜我如此脑不开窍,指责的矛头直指那位把白痴基因遗传给我的先人。

后来我有港版的FFS了,后来它们被一个贼子偷走了,虽然这事情过去有日子了我还是要严肃的说一声就算你是个雅贼姑奶奶也要大骂100声操你大爷不要落在姑奶奶手上否则要你生不如死……

然后一直没有再买,因为我总有其他更想买的东西。

人的欲望真是无穷啊……(摸下巴)

我跑题的能力真是高超啊……

于是还是去睡觉了……

希望能梦见开着黄金的电气骑士的美中年来娶我……虽然我对KOG的爱实在是有限……我的火焰女皇啊……(跪下抱腿)



  1. 2007/12/26(水) 03:42:57|
  2. 生活瑣事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6

2007年的平安夜

平安夜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
来了香港好几年,看这热火朝天的节日气氛,然则,终究心中一片漠然,全然是个外人.

只是喜爱平安夜这个名字,仿佛祈求平安喜乐,明知不可能,还要露出虔诚且信的微笑,那感觉残忍而迷人.

但是,今年的平安夜却十分的有趣,可以说,是个非常幸福难忘的节日

其实之前并没有期待和色红老爷的聚会.(现在这个称呼已经非常多元化了,比如说,小红红,小红儿,爸爸,乖仔,口胡,铁灭,渣,啊啊啊啊色红老爷你这个坏人55555,等等……)v
游戏里的接触少之又少,之前很久很久之前,刚入妖孽群的模样,开墨绿号的人问我要知行材料。是从来不关心知行的人,给就给了,记得当时我的语气很是客气,一副新人的人畜无害的傻样。
然后是在叶子,一件打武将掉的大楷,当时觉得漂亮,觉得很是眼热,竟然随手送我,感动的满地打滚。回来那件衣服回到了今公的手上,至今觉得这样很好,似乎有物归原主的感觉……那时听说他离开游戏,觉得事不关己,但是终究有点唇亡齿寒的触觉,于是转给今公,仿佛心里轻松不少,真是奇怪的念头。(喂……)
再后来,各为其主,心理上就冷淡起来。说起来,NOL就是这么奇妙,在人与人之间划开一条痕迹,足够老死不相往来。
长久以来,好与坏的传言参半,印象里,一直是凶且傲气的人,这一点,和我当初对MPJJ的印象一样。现在和MPJJ已经熟的不行,无论是NOL,SOL还是RO,在他面前地雷,似乎已经变成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虽然收到很多“西风你哈港”“西风你这么挂三”,只要怪叫几声“MPJJ我错了!”“5555MPJJ是坏人”,就可以满不在乎的被照顾了。说白了,就是心目中,“就算麻烦他也不要紧”的朋友。
然则色红老爷不是,所以前几段日子和他玩RO,心中哀鸿遍野,手头上还是地雷不断……这就是淫生……(默)

所以心中还是有点不定,我是可怕的直脾气,喜与恶挂在脸上,更是怕尴尬的人,忍受不了冷场,生怕显得生疏,失礼于人,实在是强迫症的话痨。如果难以相处,这餐饭可怎么吃好。

然则,小红红(喂……)竟是个让人放松的正太,实在是让我松了一口气。

归纳:
色红老爷是个随身携带小受就地搞基妩媚妖孽女王三段笑强大的逆天的看似鬼畜攻实际腹受

实在是萌的不行了哦呵呵呵呵呵呵简直是腐女之友.

于是后来的行动就从吃饭一直发展开去,wii,DSL,战的天翻地覆,虽然小受一直寂寞的在打PSP,但是还是我叫他"受桑"露出憨厚+迷惑+(喂……)的可爱笑容。然后我和果老爷和色红战马车战的热火朝天,,惨叫与欢呼齐飞,真人PK层出不穷,基本上是

Heart:“哦呵呵呵呵呵呵呵吃我一个红龟壳~~”
小红偊偉:“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惨叫)
我(还没淫笑完)搟:啊啊啊啊啊撞炸弹啦撞雪人啦啊掉下去啦!!!

果老爷丩則丮僩儂儂:哼哼哼哼你们慢慢在后面内斗吧!
色红98666: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___- 因为太欢乐,反而对具体案例没啥印象了,反正基本上都是连环害……斗的我在地上直打滚……(假的)

话说,马车是果老爷最强,而wii上的瓦里奥是色红老爷最强……
啥?你问我?
我……我……我戳戳无双最强!!!(不准笑!)

后来虽然实在是不想就这么结束聚会,然则,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本来嗓子就不是特别舒服,吃饭的时候就有点没有胃口,出去打车的时候,冷风呼呼的,话又多的不行,竟然咳的停不住。

“这个时候如果我有马赛克那样的身材就好了”

如果说被感动的鼻子发酸,会不会很蠢 XDDD

然则,现在看着被扔在床上的外套,和那个我努力的没有去破坏的蝴蝶结,突然有些伤感起来。

非常感谢。(鞠躬)

期待在2007年的平安夜,陪我度过的这几个人,总有一天能再次相聚,就算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愿望,已经足够让我觉得幸福。

此外,给大家,圣诞快乐,祝生命静好,平安喜乐。
我爱你们^^


  1. 2007/12/25(火) 04:02:06|
  2. 生活瑣事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5

也来说说最近的RO

我看笑子说RO说的活蹦乱跳的,我也来说说好了

关于秦歌啊

其实我之前热情洋溢激情万丈的时候很是练了几个号的。
因为先天不知道大脑哪个位置有点失调还是咋的,看红老爷那凌波微步蛇形上篮小步子迈的嗖嗖的如灵蛇出窍一般带着一溜的牛鬼蛇神瞎跑啥事没有,我纵使挥舞着鼠标噼里啪啦点的人神共愤天外飞仙,也就在那傻不啦叽的拧几个小圈。

于是我就开始脑内补完

“西风你怎么这么港啊”

我现在很怀疑我脑子里住了一个MPJJ,要不脑内补完的时候的天音怎么全都是MPJJ的口气呢
比如说

西风你哈港
西风你在干啥
西风你又没换箭那么挂三

西风你太腐了……(喂)

其实这些都是天音,和MPJJ一点关系都没有,MPJJ我给你跪下了,珍味女神大能大大能

于是我那傻不啦叽的猎人,穿一身光精炼不插卡的傻装备。
其实为什么不插卡的理由非常的值得鄙视,因为听不懂插啥卡于是索性啥都不插。反正就6000多血,那么点破攻,最挂三的是去打道场的时候和笑子一起死去活来红老爷救到手软,然后红老爷张牙舞爪的说奴死了超多次!

然后奴无辜的说,我没死!

我的人物长的和奴的人物一模一样
然后我看看天看看地,搓搓脚趾抠抠鼻屎,似乎啥都没听到


我的Darkbaby和阿豪

今天网络卡死了,去打弓,心想就那么个破地图能弄死姑奶奶名字给你倒着写。
上次不小心死了,结果Darkbaby就开始给我臭脸了
哼哼唧唧的在后面颤抖,一副扼腕叹息的样子,让我很是不爽。

然后我看见,哟,饿了,心下一阵欣喜,这是喂食的机会啊,是进好感的机会啊,于是我幻想着,一个Darkbaby蹦蹦跳跳的跟在我后面,唧唧喳喳的(别像笑子家那话痨就好)主人长主人短啊

然后我就一阵酥软

这一酥软不得了啊……我发现我卡了,然后我就又按了一次喂食

于是撑着了,跑了。

这就是我和Darkbaby的故事……

这个故事有一个快乐的结尾,那就是……我还有阿豪!!!!(酥软)


  1. 2007/12/23(日) 01:55:29|
  2. 生活瑣事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3

大家都爱刘皇叔

我之前就应该知道,荣子阿姨给刘备把那胡子刮了就TM的是有!阴!谋!
整个蜀国上至我的仙女丞相翩翩病美人诸葛哥哥!!!下至温柔正直严肃型略带腹(?)弱受美少年云弟弟!

他们的剧情只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大家都爱刘皇叔

这什么玩意!我认!!!

请看以下一段言情

在欢庆胜利的人群中,踌躇满志的白面无胡大众脸美青年刘皇叔,焦急的拨开人群,焦虑的搜索着那个人的身影

这个时候镜头一转!出现了那人白衣如雪风度翩翩长身玉立玉树临风一推就倒再推再倒(喂……)的背影

就在刘皇叔想去和这位鞠躬尽瘁陪他征战多年的仙女龙军师分享胜利的喜悦的时候

他倒下了!他倒下了!倒在他怀里!天哪,上帝啊,安拉啊,真主啊,谁来给我一下吧……算了我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好了……为啥我喜欢的人都要这么狗血啊,当年魔王和光秀老头的可怕言情桥段又浮现在了濒死的我脑海里,于是我这次彻底吐血而亡了。

然后是一堆你侬我侬……(脑子已经坏掉的我已经不去追究说了啥了),然后扇子掉了……又是扇子掉!又是扇子!(抱头)

军师你真的死错地方了……(喂)

这样就算了,后面竟然还有一个真结局

于是,大众脸美青年兴奋的B来B去不知道B什么鸟语,然后虚弱的美人用那种“我不知道还能陪伴你多久,但是请让我留在你身边”的可怕眼神望着他。
后面还要有黄月英露出一看就是腐女才有的淫荡微笑!!!

让我死吧……(吐白沫)

然后我们花叉叉的刘皇叔,又让我看到了在本传结局里和赵美人,你侬我侬的吃包子!!

你这背信弃义喜新厌旧的种马攻#¥%#¥%#¥!@@¥#
难道忘了你后山还藏了一个仙女么!

以下300000字全用一个字表示

『哔————————————————————————————————————』

我的发泄完了

你姥姥的光荣!!

  1. 2007/12/22(土) 13:43:09|
  2. 生活瑣事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5

继续是太虚相关

估计这样的内容很多人会觉得无聊吧XD 毕竟似乎在自话自说
说简单一点,这是一个由几个人凑在一起,构思的一个故事而已。
本来是我一个人的乱七八糟的构思,似乎因为另外一些参与的强人,而变的可怕起来

于是来说说其他几个角色。

关于息延
其实息延这个角色,开始的时候是想的最多的。而他也是当之无愧的所谓的“男一号
他的情节其实算是在设定的初期就铺陈的最多的(因为能说出来的似乎也就是他了,其他人都没想好)……他的母亲是征舞王月蒸的妹妹月依然,父亲是长久以来一直幽居在扶风城天守的天人。准确的说他的设定大部分源于上一代的纠葛,月蒸狂热的恋慕同父异母的妹妹,而从小就带有傲娇属性的月依然则倾心于历代帝王的老师。在怀孕之后逃离了王宫。

根据相学之说,天人与人类的混血无法生存,而为了儿子能够生存,月依然窃取了毒虫给他服下,从此蛊虫深入血脉,盘踞在心肺之间。剧毒,然则,保护宿主不死。
这毒药伴随他一生,无解,而幸运的是他的人生注定短暂,因为随着蛊虫生长,他注定死于自己的血液之毒。

此后月依然死于蛊的主人,息延被月蒸寻回,因为少时酷似生母的脸庞,被以私生女之名养在宫廷之中,以遮掩月蒸作为先王与羽人舞姬所生的混血,无法生育的窘境。

这就是史书上所载的晓霜公主月清霜的真正身份。
当然,谁也没有办法把以青莲之姿,扶摇之舞震惊王都的晓霜公主,和日后以北国诸侯为助力,乱世起事,断月氏天下的武寒王相联。

这中间,有多少基情故事啊!(喂……)

他在宫中结识作为人质被软禁在王都的洛川世子曹纲,作为唯一的同龄人,结为莫逆之交。他精于华而不实的曼妙剑舞,而剑术却终身朴实凌厉,正是来自于最初,受到曹纲以实用为先的南疆剑流的影响。
然则这两位还未变的复杂的少年的友情最终中止于月蒸的阻挠,不知出于什么心态,发现两人私下往来的征舞王一怒之下讲曹纲送回洛川,生生葬送了最后的筹码,最后扶风城一夜沦陷于洛川王的八千铁甲。此后史家百端猜测不得其解,只能将这个决定归结为征舞王妇人之仁,死于安乐。

在曹纲心中,月清霜是最锋利的刃,留下深刻,却不着痕迹的伤痕。
她之于他如弱水三千,奔流东去,永不复回。他在梦里时常回到那最后一次相见,探出手去,她却摇头不语。
然后他拧身面对父亲那些一身甲的精锐骑士,说,“我放她离去,谁敢追击,莫怪我剑下无情。”
至此他每每悔的痛彻心扉,惊醒,身边娇艳的美人如玉,然则终不可得。

曹纲在父亲死后继承皇位,与身为篡位者的父亲相较,以清明的统治留名于世。最终,武寒军君临城下,城破,自刎与息延面前。

不相认,所以不相见。

关于房涓

其实房涓的事情不属于我的管辖范围,他是顾青之弟,在印象中,生性薄凉,多智近妖。因为顾青多病,是以担任军师之职,可以说是为了成全兄长的愚忠而做出的妥协。
生为太虚数一数二的咒生师,然而在军中,使用的次数屈指可数。以手无缚鸡之力为傲,却出人意料的善骑。
往往在大战略上给出建议,息延听则罢,不听自便,绝不多加解释。往往被人认为是眼高于顶,实则是只对感兴趣的东西才付出精力,这一点,和游岚可谓是同胞兄弟。
对天人的典籍颇为惦记,一直希望在完成大业之后,去仙山昆吾一访,因此每每和纪伽商议此事,谈到尽兴处,抚掌而笑,姿态别具风流。

关于纪伽
之前说过很多了,曾经在距现世七百多年前以荒火狐阵击退兵临城下的大军,可谓是古代传说中的人物。机关师,作为故事里唯一在昆吾外的天人,显得特别珍贵。
前任天人族长,奉现任之命帮助息延。

和其他所有人不同的是,对于纪伽来说,这场战争仿佛是一场孩子们的过家家。就不老不死的天人而言,所有纷争都没有本质上的差别,站在武寒王一边,纯粹是因为息延父亲的委托,亦算是天人族对最后一丝上古血脉的尊重。

他就像一个成年人,参与了一场孩子们的游戏,就算倾心于他温柔的微笑,请记得,你在他面前,也只是一个唧喳的凡人。而他,只是礼貌的,专注的,扮演着一个孩子的角色而已。





  1. 2007/12/22(土) 00:31:23|
  2. 生活瑣事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關于謝非

在柯的BLOG上我總是很放肆

其中有一點,就是花樣百出的用各種各樣的名字留言。

比如說“白夜城主”“白夜城大公殿下”“白夜城領主非@馮@謝公爵殿下”“謝大將軍”“謝非非”“謝家老九”
還有更不要臉的
“上天入地英明神武臉皮塞城墻大腦空蕩蕩謝大將軍”

謝非這個名字我在其他地方沒有用過,為什么只在柯或者冰的博上用,是因為這個名字本身就是屬于我們之間,能相視而笑的小秘密中的微不足道的一個部分。

他來自一個故事一個夢想,雖然現在他的作用只是被我COS的形象全無,糟蹋個一干二凈。
但是在我內心深處,他依舊存在,和最初那個赤腳翹在桌子上,在悶熱的房間里奮筆疾書寫故事的我一樣,是我不愿意承認,但又不可改變的。

謝非是一個異族,發,孔武有力的半龍。在他幼年的時候是一個腦子里塞滿上古傳說的驕傲的傻瓜,長大后仍然不是什么好東西,變成了“嘴角總是有自嘲弧度”的裝B犯。

我已經忘記了當初設定他英不英俊,不過至少身材得是好的,這才符合他名將的身份。

他對大戰略的進退一竅不通,但是在每一場真正的戰略中,他是當之無愧的王者,有連多智近妖(實際就是妖)的房涓都無法,當然也不會去干涉的才能和驕傲。

是極端的種族主義者,一直妄想著過去屬于上古時代的龍王朝的榮光,堅信自己高貴的血統和隨之而來的純凈的靈魂。在他的整個少年時期,都因此叛逆而倔強。

直到不得不撫養薛子之后,才明白為人父母的心腸,然則最后都無法彌補自己的過錯。

在和武寒軍一通征戰的歲月里,一直保持著傭兵時代的習慣,有著和武勇所不相稱的謹慎。

在武寒軍的核心成員中,算是難得的好相處的人,關于他的記載卻在定都扶風之后漸漸稀少。

他的欲望最后讓其化為龍,逐漸失去人的形態,成為存活在世界的怪物。
此時方知身為人的可貴

然則,在新王朝建立之后的最后一場戰役中失蹤。
所謂天將異象,真龍現世。

只是作為一個凡人,他無法再回頭,連告別都無法傳達給過去的友人們。

在那個故事里白夜城是他最后的王城,在遙遠的昆吾山的云端之上的浮游都市,有雪白明亮的夜和優雅的青色琉璃。

可曾經輝煌的龍族的王都已湮滅在上古的神話里。
現在剩下的,只有奄奄一息的藤蔓,和此世唯一的龍。

這是那個早就胎死腹中的故事里,屬于他的部分


  1. 2007/12/20(木) 16:54:49|
  2. 生活瑣事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2

三千年后

MV - 三千年后

那天无聊混S1
其实不是无聊,只是勉强实在很无聊,于是还是算作在无聊吧

突然看到这样一个贴,发帖的人或许只是想讽刺下腐女是多么的无所不腐吧

结果开始的时候听到那苍老的女声用粤语说的旁白,囧的完全不行

为了看军师勉强撑着继续看下去

结果竟然哭的一塌糊涂

当然不是为了军师和刘备哔——的不行的基情

只是我纯粹很难过,就好像看到一些美好的东西,那么自然而然的风化而去,再也不会回来
我一边感慨这过程的优美,一边流泪

而且我真的很爱这一版的军师,虽然他也有胡子

  1. 2007/12/19(水) 21:53:07|
  2. 生活瑣事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我亲爱的大家,我需要你们……

各位会来关注我的BLOG的大家你们好

长久以来感谢你们的关注和支持>"< 无论你们是看上我那些春情肆意的NOL趣闻也好,还是以前看过更是春情肆意的火影基文的也好,还是我的妖孽同学们妖孽哥们姐们弟弟们妹妹们……

咳嗽

路过白夜城的旅行者啊,请倾听领主一生一次的请求吧>"<!!!

为了能在人生这场AVG游戏中出现通向Happy ending的选项

我不得不满足一位来自神秘的纪州的高贵殿下的要求,为此,我需要各位的协助

请访问以下这个地址

http://emikosuzuki.blog.163.com/

然后看到一棵傻乎乎的春光灿烂的圣诞树,然后点旁边的祝福水

然后刷新一次界面,再点一次…………依此类推……如果你很闲很无聊,就一直这么做吧

至于为什么我要这么做……理由,请参看如下网址



傃偭偔傝
拜托大家了!西风姬和魔王的哔————福生活就在大家的手上了

请点我

  1. 2007/12/18(火) 23:54:58|
  2. 生活瑣事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3

FC2换新管理页面了

于是非常兴奋的摸索中……不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呢囧

啊啊啊竟然管理页面变成上面HTML下面显示预览的状态了呢

真萌 >"< 不过看来新界面还要适应一段时间啊~~

娋丟

话说绘文字功能真有趣啊真有趣啊傉乕偝傫

最近一直在忙于考试,其他的事情的都顾不上,被怠慢了的朋友,真的很对不起偲傠傠

啊啊啊绘文字真好玩啊好玩……但是为啥我插入自己的老是红X呢囧 残念

话说最近在S1被以前看过火影文的人找到了,拉住一阵闲扯,然后又无聊回了shature姑娘的文,于是又是闲扯

那对我来说是好遥远的事情了啊,我现在要写同人,肯定都是写一些魔王的哔————了然后又哔————之后被哔————之类的事情,或者说我心爱的军师(特指诸葛)被先哔————后哔————然后哔————哔————……之类的可怕故事吧

大人的世界真是可怕啊!你们说是不是奊暥帤柤傪擖椡偟偔偩偝偄

最近和人谈起NOL的次数越来越多了,真的好怀念那个游戏,仿佛真的能守在吾爱的身边,仿佛真的能去那个时代。
于是回想起来,如果幕末背景出一个NOL类似系统的游戏,笑子JJ岂不疯掉了?娋

所以这就是爱啊,吾爱在天上,都会嘲笑我的愚蠢吧。

PS 你都死了多少年了,还那么嚣张嘛,坏人

PS的PS 我好想吃僠乕働乕僉



  1. 2007/12/13(木) 14:38:15|
  2. 生活瑣事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5

疑似『给魔王的花痴情书』 - 梦中戏

还是搬的-m-


翻旧图片,突然看到很久之前,在NOL里,关于信长的截图

如果没有这种程度的强大,那还能做什么

于是,再次,慢慢的咀嚼这样的言辞

那个时候正好是如火如荼的甲贺,糟糕的,被人进攻到了本阵的甲贺

是窗外泛起温柔的光线的凌晨,从宿舍房间那宽大的窗,可以看到被淡蓝色包裹的,新生儿一般渺小的都市

和SYJJ守在本阵里,用红色的频道,一句接一句的,重复着信长的台词。
不知是激励人心,还是纯粹说服自己

那时人心是那样的贴近,和战场上的人,仿佛尽在不言中的亲近

我就是这样深爱着那个NPC,或者说,那个寄托了我对织田信长的憧憬的,用数据堆造的影子。

和笑子在群里YY的时候曾经思考过,史实是如何毕竟与我无关,绮思远重要过真实

所以我所爱

终究是在那泥泞的山路上,在祭祀的队伍中眼波流转红妆起舞的妖娆男子,那些俗艳的喧声,让他如红莲业火般美丽而疯狂




带着些乱世里起事的咬牙切齿,不近人情却风情无限,血淋淋的喜怒无常

仿佛拈花笑佛

漠对无常

或者是那茫茫的夜裏,那曲《敦盛》,缠绵在浓的化不开的夜雨中,直上云霄般动人



五十年,年華漠漠,歸処不知
那不是合格的王者,對我來説,但卻迷惑人心的美麗
應該是怎麽樣的,最後的那一天,在看很多很多的同人之後,我感到迷茫
當然都是妄想,但是我覺得,他會望那城下炙熱的火舌,沖身邊的少年露齒而笑
沒有辦法了,啊,那就一起死吧
一定是要的,要有這樣的驕傲,這樣的從容,在仿佛烧盡一切罪業的蓮華裏。

至少,我是這麽認爲的

是吧,吾愛
我永遠追逐着你的所在





  1. 2007/12/06(木) 21:33:13|
  2. 【文】荒火狐陣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2

[讀後感+雜談]年華漠漠

從老博搬來的舊文評。為啥搬,是因為現在看來,寫的還是蠻有激情的。


而且文章著實動人,特別是最后的問答。


 


很無聊的翻晉江,本來只是爲了找閑情裏的勁爆貼子來活躍下自己無聊乾枯的人生,卻很湊巧的撞見了很喜歡的文章


這是很幸福的事情,好文和任何奇跡一般可遇不可求。


看的時候我不斷想起柯,嗯嗯啊啊,覺得她會是寫出這樣的東西的人


無他,地址先行


http://bbs.jjwxc.net/showmsg.php?board=24&id=4549&msg=%CD%EA%BD%E1%CE%C4%BF%E2


我想時間本身已經足夠浪漫了,那麽多年過去,錚錚的鉄血也被歲月打上迷蒙的薄砂


他們都不在了,恩怨情仇如雲煙過了


可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其實我一直都對那個人喜歡的很固執很無理,就算NT和我說一万次那不是歷史的真相,我還是會一万零一次的選擇對他的話置若罔聞


光是想想那人站在江邊白衣如雪,夕陽被波濤幻化成粼粼的鮮紅,他羽扇綸巾,笑得無比妖嬈,這本身已經讓人綺思無限。


演義裏他本是完美的天上有地下無,所以想象自然也如這一脈一路狂飆,就要像神仙,就要不食煙火,料事如神,妥貼卻不溫柔。


所以這個文算是圓滿了我的怨念了,那裏面的諸葛孔明活脫脫一個妖孽,妖孽,鑽進每個凡人的夢,要你進退兩難愛恨交加。你的荊州你的江東,只是彈指一揮手到擒來,就仿佛摩西舉起他那枯萎的手杖,分開吧,紅海,於是連死亡都開出花。


那樣的夢浪漫的令我想流淚。


誰的執著,誰的殺陣,到頭來還是那句,既生瑜,何生亮的感嘆


人生就像那錯了的曲調,宮羽顛倒,卻是否仍然美好的足夠顛倒衆生


所以看得時候我幾乎一直在想太好了,太好了,這樣的文字,棒透了,寫一百萬字吧,一千萬字吧,把這些風華,這些美好都寫出來,永遠不要完,永遠不要停。


可最後還是收尾了


曲有誤,可周郎呢,可曾一回顧


這命定的結局,我倒不覺得悲傷,大笑


因爲最喜歡的,反而是裏面的另一個CP,不不,當然不是那個弱氣的讓人想扇的魯子敬


是趙云


果然還是喜歡這樣的故事,一個活生生的妖孽危害衆生,一個暖的入心的男子相伴左右。比較起那驕傲的如天上星辰的周郎,我還是喜歡子龍那樣的男人,一樣銀色的鎧甲少年華美,卻安靜美好的仿佛能包容世界。


就是那樣,轉瞬即逝的光彩固然美好的讓人心碎,可我更希望,他能擁有那隨處可及的溫柔就仿佛那文章裏趙云說,他說,不管怎麽樣,軍師你都是對的


 無論誤了誰的曲,錯了誰的調


你都是對的,是對的,對的。


這清淺的情話,從容淡定,卻如此動人。


所以我終究覺得周瑜還是應該和孫策一起醉酒儅歌義氣風發,談笑,風流無限。只有子龍才有那在屋外等候曲終的沉靜,那習慣性的關照的溫柔,好吧也許那太不像愛情,但是那多麽美好,仿佛一切傷口都可以痊愈。


那簡直是無所求的,無意識的,所以分外安全,也分外美麗。


然則都是虛的,假的,那弱水三千一去不回,伴隨赤壁的紅蓮業火滔滔不滅。哪有東風,哪有那銀甲的將軍溫柔如水,哪有狐狸般的青年指點江山,哪有,哪有。


所以,我真遺憾這夢醒了 那文章真應該有一億字,不,一兆字……



  1. 2007/12/04(火) 23:52:31|
  2. 【文】荒火狐陣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6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