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白夜城

浓光之夜,绚丽的蝶,剑与扇,微笑的王者,我的城

失眠

最近很华丽的一直失眠。


每天1点躺下,辗转反侧,不到2点半后不能入睡。


也不知道为什么。极困,但就是睡不着。然后早上7点多就开始不安稳,在半睡半醒,迷迷糊糊之间。


曹同学挥斥方遒的说,你喝热牛奶


思索下,觉得有理,于是跑去taste,看到一盒盒北海道产的饮料,上面上书“豆乳”二字,还有一堆“有机栽培大豆使用”“自然志向”“植物性饮料”的汉字以及一堆假名。


想来豆制品正好能调节我失调已久的内分泌,加上包装可爱,于是买了一堆回家。


一喝,狂喷不止。


仔细研究,原来是用来调制各种饮品和甜点的调制豆汁……怪不得一股清涩涩的豆子味……也没有甜味。味道基本上离“一般”还有些差距……


于是被室友白眼,“亏你丫还是学日语的”  大囧


PS  FC2原来有提供1G的相册- -现在才知道……于是不用白不用,想看照片的请点击展开看吧,不直接放在页面上了。



 



...続きを読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07/10/31(水) 20:54:13|
  2. 生活瑣事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1

体重

近日


于自宅厕所


我:(耀目指)妈,来看来看,我现在只有48了耶~


母上:- -?


我:(站秤)-_,-+


指针晃动晃动,停在50


我:-皿-#  哪呢?!怎么可能!


母上:- -||||||||


我:(脱上衣)-___-#


我:(脱牛仔裤)-________-###


我:(脱光)-皿-!!!!


我:(得意+指秤)看到没,48了吧。


母上:原来你是指净重…………


猥琐剧场


- The End -



  1. 2007/10/30(火) 20:30:44|
  2. 生活瑣事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1

38.9,自哀正當時,等清醒,自又不屑如此

最近睡眠不好


恍恍惚惚很多心事,卻說不出個所以。


睡不深沉,一驚則醒。上課遇到黃金韻(大笑三聲)同學,還是老一樣的直嗓門,在我脊背上豪爽的拍了三下大呼數聲之后突然驚覺,咦,你怎么嘴唇發白


然后去上日語課,一直坐在我隔壁化濃妝的OL狀YEAR3御姐斜了我一眼不失妖嬈的說,你睞落病病地wor,就差拈個蘭花指。


日語課的進入飛快,功課也積的多,下課之后收拾收拾,抱頭鼠竄。


回來看到菠菜在Q,幾句問候下來,笑臉還是崩不住,淚眼婆娑。


我心里好苦


如今都要大笑三聲這不知哪里學來的白爛臺詞,只知當時一個電話過去對著話筒先深吸一口氣大喝一聲,你先別說話要不我要哭啦,就聽話筒對面她尖聲大喝,你可別別別別別……


呼的一口氣喘出去,好歹穩住了。


于是抱住話筒一頓傾訴,仿佛當年她之于我


這些天來強顏歡笑太久,有事嗎?沒有,陪母上周旋,笑的伶牙俐齒八面玲瓏。


這世上,好歹還有你在我身邊,縱使千萬風景留不住,我摸摸索索的手伸出去,總有你握住。


也求你,陪我把這一劫渡了去,是好是歹,都渡了去。


此后她說,你不快樂,就撒了手去,若舍不得,又何必如此。


我嘴唇哆嗦,無語。


于是整個下午如入定老僧,額頭滾燙,四肢冰冷,心中卻沒有菩提,毫無清明可言。


想來我要的是什么,語無倫次,卻只求解脫,他仍是字字清明冷靜的很。你可曾看過那庖丁解牛,刀過處,骨肉分離,肌理分明毫不牽連。就是這樣的感覺。


我變不得,魚離了水焉能活得。他也變不得,自身都覺得奢侈的,焉有結余予人。


這獨角戲唱的久了,觀眾興致索然。我縱使再有牽掛無限,何不早早下課。偏生那挽留都好生冰冷。


把屠刀交在我手,又緩上個幾日,何以堪。


唯是負疚,正當他焦頭爛額時候,本無意雪上加霜,殘念。



  1. 2007/10/29(月) 18:19:13|
  2. 生活瑣事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发泄+娇气的宠物

To 柯


吾等纵使在外有万般不同,终究一脉相连,这就是我为何如此爱你。



我这个人或许是怪癖,待人接物,全靠任性,说白了,就是直觉,喜与恶,片刻之间,心下知晓。待瞧不上眼之人的恶劣,万不是受我喜爱的人所能想象理解。


在对不喜之人的万般行径之中,最恶就是装熟,根本连和厮保持泛泛之交都懒,偏偏喜欢一副熟络脸孔,话语上豪无矜持分寸。


我自与亲密之人言语放肆嬉笑怒骂,乃真人之态,他们自能对我说话唐突,脏话与贬低齐飞,怒骂与嘲笑一色,我不但不以为意,其中还自觉亲密温馨。可非有人不识好歹,自以为和我熟络,言语粗俗,教人生厌。我自有我的料理,干卿何事,涎着脸一再追问,打些莫名其妙的暗语,仿佛和我亲密,有不为人知的密码;更有好事的,居高临下,令人做呕。


说到后者更是来气,NOL服务器尸骨都寒了,烂肉都没剩下,与卿本无交情,千拉万扯,也就是我看某位好友的面子敬她一声,没料还蹬鼻子上脸,指手画脚,语气桀骜。让人好生不爽,索性置之不理。


以上一段,欢迎对号入座,除了肾炎JJ,那可万万不是你,我给JJ您磕头都来不及呢。


好,发泄完毕,换话题。


狗少最近贵体有恙,整日娇而无力,双眼烟雾迷蒙,含波水润,如果给它个花锄,我估摸着它都能去葬花了。于是母上大惊失色,连忙送去兽医,折腾了一个下午,医药费花去三千有余(感叹句,兽医院钱真好赚,2个小吊瓶+2颗药,注意,是2颗,不是2包,就300大洋)检查起来X光血常规肝功能一应俱全,结果一诊断,乃先天性心室肥大+应激性脂肪肝+肝炎,好不了得。


追溯病因,是因为之前养的那只大个子的伯恩山,该美女年纪尚幼,但身材庞大如山,爪子就有我家少爷一脑袋大。于是少爷立刻脱了之前武陵少年飞扬跋扈白马轻裘之态,改唱花间之靡靡之音了,撒娇撒的我见犹怜。


说到那伯恩山小姐,就仿佛《小妇人》里的Joe,请大家自己想象。


于是由于惊吓+紧张+嫉妒,少爷就不幸出现了应激反应,不幸肠胃功能失调,从而各项指标异常,从而……


其实我最心疼的还是那三千大洋……我看中的那件marisfrolg的连衣裙……也不过才2880而已T_T 我估计等我有钱买她的时候,她已经过季了……



  1. 2007/10/28(日) 18:46:08|
  2. 生活瑣事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2

沮喪

最近一直忙碌的很


考試,project,做不完的presentation,寫不完的report,考不完的test,開不完的會。


我已經不想去計較interactive workshop skill這門課的input和output有多么不平衡的比例。


我只盼望完成它,快點完成它,就算我為之精疲力盡也只能拿一個B-。我已經不再去在乎。


這個隨機抽簽組成的group讓我看到了太多丑陋的東西,還有面對丑陋的無能而軟弱的我。


我最終還是沒辦法說不,我能做的也只是在向旁人抱怨的時候爆爆粗。


事情仍然在朝著讓我覺得憋悶的方向發展,我面對心計,繳械投降的比誰都快。


這樣的我,又用什么去保護心中的公平呢。


這或許確實是我的責任吧。



T T 菠菜,菠菜,快來安慰我,快打電話給我,我現在很需要人安慰。



  1. 2007/10/16(火) 01:40:29|
  2. 生活瑣事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