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白夜城

浓光之夜,绚丽的蝶,剑与扇,微笑的王者,我的城

异兽魔都79话和群鸦的盛宴

异兽魔都是当之无愧的神作!

现在终于有汉化组肯汉化了,不过很可怜,图源都没有。

到80话为止揭露了很多东西

开曼回复记忆变成了会川,十字眼的老大就是亚伊

这四个人之间的关系不明,很有可能是一个人的多个人格。会川不肯承认拥有和二阶堂的回忆,理由似乎是超级恐怖的身体崩坏,可能跟之前开曼的头的再生有关

松鼠的魔法真相大白,是根据敌人的杀意来发动的诅咒系魔法

我很喜欢的可爱小姑娘夏木有很厉害的防御系魔法,可以反弹物理和诅咒。但是她还是愿意选择留在不属于魔法师的十字眼,多么温馨的剧情。
知道BOSS很多秘密的毒蛾担心BOSS会为了夺取夏木的魔法而杀掉夏木
“我希望老大不要杀害同伴了”
“我想再相信老大一次”

可是79话,温柔的吻着夏木的BOSS,把她切成了碎片

那个贫穷荒诞团结友爱的十字眼幸存者苟延残喘着的大木屋
那群就算是危险也不放弃彼此,弱小也绝不屈服的伙伴
为了怕自己有毒的体液伤害同伴而从不大小的毒蛾
对恶魔许愿“希望毒蛾可以开怀大笑”的夏木

在这12卷以后血腥紧凑残忍的精彩剧情里,似乎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并且将要彻底的消失。

异兽魔都太好看了!
请心,能井,惠比寿,木耳,二阶堂,艾斯,春日部,毒蛾,开曼都不要死。



冰火第四卷看到下了
我果然最喜欢的还是布蕾妮
美人,妞儿,和丑陋的躯壳相比,有多么美丽的灵魂
她才是真正的骑士,就算她是一个女人
可是为何她要背负如此多的不幸……………………

希望第五卷里能把含在嘴里的便当吐掉,希望妞儿能和姆在一起……

马丁叔叔是个超级大坏人!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09/06/26(金) 14:31:16|
  2. 【文】荒火狐陣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2

疑似『给魔王的花痴情书』 - 梦中戏

还是搬的-m-


翻旧图片,突然看到很久之前,在NOL里,关于信长的截图

如果没有这种程度的强大,那还能做什么

于是,再次,慢慢的咀嚼这样的言辞

那个时候正好是如火如荼的甲贺,糟糕的,被人进攻到了本阵的甲贺

是窗外泛起温柔的光线的凌晨,从宿舍房间那宽大的窗,可以看到被淡蓝色包裹的,新生儿一般渺小的都市

和SYJJ守在本阵里,用红色的频道,一句接一句的,重复着信长的台词。
不知是激励人心,还是纯粹说服自己

那时人心是那样的贴近,和战场上的人,仿佛尽在不言中的亲近

我就是这样深爱着那个NPC,或者说,那个寄托了我对织田信长的憧憬的,用数据堆造的影子。

和笑子在群里YY的时候曾经思考过,史实是如何毕竟与我无关,绮思远重要过真实

所以我所爱

终究是在那泥泞的山路上,在祭祀的队伍中眼波流转红妆起舞的妖娆男子,那些俗艳的喧声,让他如红莲业火般美丽而疯狂




带着些乱世里起事的咬牙切齿,不近人情却风情无限,血淋淋的喜怒无常

仿佛拈花笑佛

漠对无常

或者是那茫茫的夜裏,那曲《敦盛》,缠绵在浓的化不开的夜雨中,直上云霄般动人



五十年,年華漠漠,歸処不知
那不是合格的王者,對我來説,但卻迷惑人心的美麗
應該是怎麽樣的,最後的那一天,在看很多很多的同人之後,我感到迷茫
當然都是妄想,但是我覺得,他會望那城下炙熱的火舌,沖身邊的少年露齒而笑
沒有辦法了,啊,那就一起死吧
一定是要的,要有這樣的驕傲,這樣的從容,在仿佛烧盡一切罪業的蓮華裏。

至少,我是這麽認爲的

是吧,吾愛
我永遠追逐着你的所在





  1. 2007/12/06(木) 21:33:13|
  2. 【文】荒火狐陣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2

[讀後感+雜談]年華漠漠

從老博搬來的舊文評。為啥搬,是因為現在看來,寫的還是蠻有激情的。


而且文章著實動人,特別是最后的問答。


 


很無聊的翻晉江,本來只是爲了找閑情裏的勁爆貼子來活躍下自己無聊乾枯的人生,卻很湊巧的撞見了很喜歡的文章


這是很幸福的事情,好文和任何奇跡一般可遇不可求。


看的時候我不斷想起柯,嗯嗯啊啊,覺得她會是寫出這樣的東西的人


無他,地址先行


http://bbs.jjwxc.net/showmsg.php?board=24&id=4549&msg=%CD%EA%BD%E1%CE%C4%BF%E2


我想時間本身已經足夠浪漫了,那麽多年過去,錚錚的鉄血也被歲月打上迷蒙的薄砂


他們都不在了,恩怨情仇如雲煙過了


可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其實我一直都對那個人喜歡的很固執很無理,就算NT和我說一万次那不是歷史的真相,我還是會一万零一次的選擇對他的話置若罔聞


光是想想那人站在江邊白衣如雪,夕陽被波濤幻化成粼粼的鮮紅,他羽扇綸巾,笑得無比妖嬈,這本身已經讓人綺思無限。


演義裏他本是完美的天上有地下無,所以想象自然也如這一脈一路狂飆,就要像神仙,就要不食煙火,料事如神,妥貼卻不溫柔。


所以這個文算是圓滿了我的怨念了,那裏面的諸葛孔明活脫脫一個妖孽,妖孽,鑽進每個凡人的夢,要你進退兩難愛恨交加。你的荊州你的江東,只是彈指一揮手到擒來,就仿佛摩西舉起他那枯萎的手杖,分開吧,紅海,於是連死亡都開出花。


那樣的夢浪漫的令我想流淚。


誰的執著,誰的殺陣,到頭來還是那句,既生瑜,何生亮的感嘆


人生就像那錯了的曲調,宮羽顛倒,卻是否仍然美好的足夠顛倒衆生


所以看得時候我幾乎一直在想太好了,太好了,這樣的文字,棒透了,寫一百萬字吧,一千萬字吧,把這些風華,這些美好都寫出來,永遠不要完,永遠不要停。


可最後還是收尾了


曲有誤,可周郎呢,可曾一回顧


這命定的結局,我倒不覺得悲傷,大笑


因爲最喜歡的,反而是裏面的另一個CP,不不,當然不是那個弱氣的讓人想扇的魯子敬


是趙云


果然還是喜歡這樣的故事,一個活生生的妖孽危害衆生,一個暖的入心的男子相伴左右。比較起那驕傲的如天上星辰的周郎,我還是喜歡子龍那樣的男人,一樣銀色的鎧甲少年華美,卻安靜美好的仿佛能包容世界。


就是那樣,轉瞬即逝的光彩固然美好的讓人心碎,可我更希望,他能擁有那隨處可及的溫柔就仿佛那文章裏趙云說,他說,不管怎麽樣,軍師你都是對的


 無論誤了誰的曲,錯了誰的調


你都是對的,是對的,對的。


這清淺的情話,從容淡定,卻如此動人。


所以我終究覺得周瑜還是應該和孫策一起醉酒儅歌義氣風發,談笑,風流無限。只有子龍才有那在屋外等候曲終的沉靜,那習慣性的關照的溫柔,好吧也許那太不像愛情,但是那多麽美好,仿佛一切傷口都可以痊愈。


那簡直是無所求的,無意識的,所以分外安全,也分外美麗。


然則都是虛的,假的,那弱水三千一去不回,伴隨赤壁的紅蓮業火滔滔不滅。哪有東風,哪有那銀甲的將軍溫柔如水,哪有狐狸般的青年指點江山,哪有,哪有。


所以,我真遺憾這夢醒了 那文章真應該有一億字,不,一兆字……



  1. 2007/12/04(火) 23:52:31|
  2. 【文】荒火狐陣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6

唐吉珂

看到柯的留言,感慨萬分。


想起上一次提起還是在和月討論在腐和嚴肅之間的話題,那個時候突然抽風,重新寫了2篇卡佐的同人。


於是仿佛突然被人記起來,MSN多了幾個人,每每一同八卦。


當時裏面提到一個作者吧,於是當時說,是個有靈氣的孩子,有時候讓我想起柯。


但是遠未夠班啊


不過後面那句,我當然沒說出口,笑。


原來就算沒有聯係很久很久,你在我心裏依舊脈絡清晰。


老天爺,這對從來生活的如一團糨糊的我來說,難得的仿如神跡。


那時候的日子過去很久,我也早就不是那個十六七嵗的年紀。


不過,時間是奇妙的東西。


22



...続きを読む
  1. 2007/05/06(日) 12:21:01|
  2. 【文】荒火狐陣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